严重精神洁癖和恐惧症让我痛苦不堪-凯发k8登陆

咨询主题:严重精神洁癖和恐惧症让我痛苦不堪
咨询内容:阿土博士,您好!很高兴有缘向您提问。我因为心理问题成为了海尔森学员。主要是持续五年的‘精神洁癖’和恐惧症。 介绍:我生活在一个传统又严格的家庭,是整个大家族中最小的,也是我小家庭中的独子,从小父母关系不合,经常冷战。我性格孤僻,不善与人交流,朋友不多,但我意志坚强。现在在(小编注:提问者只写到这里,没有下文) 心理问题:①我是个极端的完美主义,如果在我认为重要的事情或节点上(比如开学第一天)有不完美的细节,就会耿耿于怀,产生长时间的焦虑和头痛(头顶部左侧);对书特别爱惜,对细节看的很重,容不得写错或划痕,认为是很神圣的东西,不能与肮脏的东西放在一起,甚至想在一起。如果这样会很焦虑。②怕一些致命的病毒,比如艾滋病毒,狂犬病毒。五年前偶尔听说公交车上会有人故意打艾滋针传播艾滋病,就害怕乘坐公交车,后来泛化到怕用公共用品,怕人群,怕出门,总担心会有艾滋病毒,怕墙角或门后忽然出现打艾滋针的恐怖分子,总是提高警惕,反复查看。有时衣内会有头发或其它东西轻轻刺一下,就会认为可能是针扎,查看皮肤,如果附近稍微有小红点会焦虑到极点。后来泛化到怕狗,怕狂犬病毒(与上面略同,为节省您的时间,不再举例)。内心时常被焦虑侵袭,很少感到安宁。如何才能摆脱这种焦虑不安的痛苦? 我去年五六月做过几次咨询。试过暴露疗法和正念疗法,效果不佳。有这一次的侥幸平安与下一次的风险无关的思想。 谢谢阿土博士!
阿土博士回复:

你好,首先对你能成为海尔森的学员表示敬意,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或多或少会困惑于一些心理相关的问题中,但能选择学习来帮助自己,这说明你有觉察也有愿望来改变自己!


可是,强迫其实是个比较难解决的问题,如果单纯针对症状来处理,也许会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,也就是说,不解决强迫的根源问题,那么各种症状可能会层出不穷。那么强迫的根源又是什么呢?答案因人而异,但也有一些可寻的大概规律,如,可能是在我们人生关键期内,与重要抚养人之间的互动模式带来的,而过于严厉的家教,就是强迫形成的温床。怎么说呢,我们想想,一个孩子在小时候(通常是我们所说的肛欲期,也就是1-3岁左右),想要有可以控制自己的感觉,在那时孩子恰好是括约肌成熟的时候,于是控制排便就成了孩子这时的一个主题。这时,过于严厉的家教,会让孩子无所适从,到底怎么做才是对的呢?于是,孩子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了内心的冲突,而为了反复确认,为了让自己不错、不冲突,孩子可能就会发展出一套仪式用以确定自己正确无误,这套仪式后来还会变的越来越复杂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强迫的雏形。


你提到的另外一个问题,就是恐惧病毒,这也会让我想到很多,例如,死亡焦虑。死亡焦虑,在我们的专栏中也提到过很多次,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像打底一样的一种心理背景,可如果这种死亡焦虑明晃晃的出现了,那可能就是我们内心中的防线出现了问题,当然,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。


你提到正念,这个对于缓解当下的焦虑还是很有作用的,但是还是那个问题,如果正念没有修炼到一定境界,可能也不解决根本。


最后,还是建议你寻找专业帮助来解决这个问题,你的这些问题如果单纯靠自己处理可能会需要太长的时间。


祝好~